原耽

魔道祖师 感冒

发表时间:2021-09-13 14:29

正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寒,这雨啊,淅淅沥沥的下了得有一个星期

今天,虽不是什么大好晴天,但好歹不会下雨了,魏无羡靠着长廊的柱子,不见平日里的活力四射,倒是有些恹恹的

冷风一吹,魏无羡眼睛一闭,抬手抵住自己的嘴“啊嚏!”之后又吸了吸鼻子,忍不住哆嗦了一下

正巧蓝忘机下了早课,刚一出来就听见魏无羡的喷嚏声,他见魏无羡双手往自己肩上搓了搓,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

魏无羡见蓝忘机出来了,长手一挥,对着他喊道“蓝湛!”

“嗯”蓝忘机走过去脱下自己的外袍给魏无羡盖披上,对着一名路过的弟子说到“去请郎中”

“是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位老先生坐在凳子上,给躺在床上的魏无羡把着脉,不过一瞬,老先生把手拿开,对着蓝忘机说“魏公子只是轻微染了风寒,问题不大,老夫给开一副药,这些日子注意防寒”

老先生提笔写好了药方,将纸递给了蓝忘机

“嗯,有劳”

“本职罢了,蓝二公子,老夫告辞”

“思追”

蓝思追站在房门外,微笑着对那位郎中说“老先生,晚辈送送您”

“多谢多谢”

房里,蓝忘机坐在床沿,给魏无羡掖好被子

“魏婴,昨夜我不在,你做了什么”

“蓝湛,昨夜我觉得有些闷热,就随便披了件外衣出去吹了吹风……唔,这身子怪不争气了些”

“正值换季,还是小心为上,之后别贪凉”

“知道了蓝湛……我有些困了”

“睡吧,我去熬药”

“嗯……”大概是因为病的原因,魏无羡一闭眼,呼吸便渐渐平稳了下去,蓝忘机见魏无羡睡着了,起身去厨房熬药

半个时辰后,蓝忘机轻轻揉了揉魏无羡的脸,魏无羡似是感受到了,皱着眉翻了个身

“魏婴,喝药”

“唔……二哥哥抱”刚睡醒,又染了风寒,魏无羡的声音带着些许的鼻音,加上魏无羡刻意的撒娇,整个声音软的不得了

蓝忘机将魏无羡从被子里抱出来,自己靠着床头,而魏无羡则靠着自己,蓝忘机又将被子拉了上来,给魏无羡盖好,他端着药碗,用勺子舀起一勺来放在嘴边吹了吹,又递到魏无羡嘴边

魏无羡半梦半醒间感到有东西在他嘴边,上下两唇瓣微微一张,略微苦涩的汤药便滑进他的嘴里,苦味便在他嘴里慢慢散开,使他清醒了点

许是魏无羡故意为之,他把嘴里的汤药又吐了出来,皱着脸吐吐舌头,转头抱住蓝忘机,把脸在蓝忘机怀里蹭了蹭,说到“好苦,不喝”

蓝忘机将碗放下,拍着魏无羡的背,说到“我拿了蜜饯”

“我要吃”

“一口一个”

几天以后,是个难得的晴天,蓝忘机下了早课来到自己养兔的那片草地,魏无羡正坐在树下揉着一只灰色兔子

树下之人也看到了他,笑着朝他挥手“蓝湛!”

蓝忘机走过去,坐在魏无羡身旁,魏无羡拿着手中的兔子在他眼前晃了晃“蓝湛蓝湛,你竟然还养了灰色兔子……你看它,像不像我啊”

“嗯”

兔子被他抓在手里,拼命的用自己的小短腿挥舞着,好像这样就可以逃脱魔爪似的,魏无羡将它放了下来,那灰色兔子马上就跑走了,又见魏无羡抓起坐在他脚边吃草的白色兔子,马上又跑回去尝试解救自己的同胞

“你再看看这只兔子,像不像你”

也难怪魏无羡说像,那兔子也同样被他抓在手里,却动也不动一下,眼神毫无波澜,简直就是翻版的蓝忘机

魏无羡又将白兔子拿回自己跟前看了看它的下面,突然大笑了起来

“蓝湛啊,这只兔子是母的!”

cr:似野_

会员登录
获取验证码
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