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耽

二哈 本座没有病

发表时间:2021-09-13 14:46

归隐后的生活平淡而充实。

只是三天一次的人格切换总是让楚晚宁吃不消。

例如,他本来和墨燃好好的吃饭。吃着吃着,墨燃突然沉下脑袋,等再次睁开眼睛时,壳子里就已经换了一个人。

踏仙君咧开嘴,唇齿森森,笑得张扬又肆意:“唔……三日未见,晚宁可有思念本座?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每次见面的第一句话保准是这个。


“好好吃你的饭。”


踏仙君也知道楚晚宁不会回答,于是低头......
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青菜豆腐。”

“你管它叫豆腐?!这......这玩意能吃?”


盘子里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但可以勉强的看出来,有一丁点儿的绿色混在其中,不出意外的话,这应该就是所谓的“青菜。”

但豆腐不应该是白的吗???


“怎么不能吃。”

楚晚宁似乎是想证明给他看,于是夹了一块正要放进嘴里。

但被踏仙君及时拦了下来。


“狗宗师不给你做饭?”

“他去玉阳村帮村民收稻子了,刚回来。”

踏仙君低头看了看裤脚,果然都是泥。

“我对庖厨之道又并非一无所知......”


墨燃忽然站了起来。

楚晚宁一愣,“你干嘛?”

“本座去换衣服!”



踏仙君又换上了他那件华丽的帝君服,还不忘整理一下摇摇欲坠的金色发冠。


别问衣服从哪里来的,问就是某帝君特意从桃苞山庄定制的。


换完衣服后,踏仙君也并未有过来吃饭的意思,而是走出门外。

“你干什么去?”

“本座下馆子去!”


“你......给我回来!”


那人像是没听见一样,依然大步流星的往外走。

“墨燃!”

“墨微雨!!!”

“你有银子吗!!!!!!”


踏仙君一愣,却笑了。

“本座下山吃个饭居然还要银子,全天下都是本座的!呵,谁管本座要银子,本座取他的狗命!”


这人......真是有病。

于是随着一道凌厉的金光,踏仙君已经天问上身了。


“楚晚宁,你胆肥了!放开本座!!!”

“好好好......好的很!!!”

“楚晚宁,你能耐,看本座回头.........”


“聒噪。”


有过一次相同的经历,楚晚宁当然知道接下来他要说什么混话。

于是猛的禁了他的言。


“唔唔唔.........”

踏仙君依然不甘心,像条巨型毛毛虫一样蠕动。


孤月夜。

“楚宗师,这是.........”

姜曦看了一眼楚晚宁身后的某人,欲言又止。“唔唔唔唔唔唔...!”

“姜掌门,别理他。”

“唔唔唔唔唔......”

楚晚宁一个眼神杀,“墨燃你有完没完!”


姜曦:“这......宗师还是随我来吧。”


“按宗师的意思说,” 姜曦把茶放下,“他很有可能是得了皇帝病。”


“皇帝病?”


“咳......名字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踏仙君现在还认为自己是帝君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帝君嘛,自然就要高高在上。”


“不知掌门,可有法子?”

“楚宗师,这种病乃是心理上的问题,并非药物所治。”


南屏山,夜幕低垂。

由于今天早上的“弑夫”案,踏仙君本来是像好好“折磨”一下楚晚宁的。


但楚晚宁又突然去孤月夜干什么呢...

左思右想,还是想不明白。

“晚宁,你可是身体不舒服?”

楚晚宁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“那你今天去孤月夜干什么去了...”   踏仙君眉头一皱,“怎么还把本座关在门外!”

“给你看病!”

“看病?!本座没病!!!”


楚晚宁盯着他的脸,良久,叹出一口气。

踏仙君:“???”

“没病的话就滚上来睡觉。”


“嘶......”踏仙君刚坐上床,便眉头一皱。

“这破木板这么硬!能睡觉吗!”


果然,又犯病了。

cr:墨喂鱼_.

会员登录
获取验证码
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