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耽

魔道祖师 溺爱不是爱

发表时间:2021-09-18 22:41

“内个……舅舅……”十五岁的金凌站在书房看着正在批改公务的江澄,扭扭捏捏的说不出一句完整话:“我……”


“有事快说,别磨磨唧唧的!”江澄看着似是被堆成小山一般的公务,皱着眉头不耐烦的说道:“没看到我很忙吗?!”


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金凌一眼。


金凌心里很不是滋味,虽然舅舅一直都是这样,从不管他,早就该习惯了,可每次他还是觉得心里难受的很。


“你还说不说?不说就出去,别打扰我批公文。”似是见他不出声,江澄又不耐烦的问了句。


这一声使正在走神的金凌瞬间清醒,问道:“舅舅,……明天晚上你有空吗?能不能……能不能陪我去夜猎……”


刚说完,金凌便低下头,紧张的攥紧拳头,等着江澄的回答……


其实他可以猜到江澄的回答,可他还是想问一问,万一……万一是和以前不一样的回答呢?


听到金凌的话,江澄终于抬起头瞥了他一眼。金凌低着头,逆着灯光站着,看不清他的脸。


“自己去。”江澄看着他,没有多说一句废话。


果然,还是和以前一样啊……


金凌眼睛里的光又暗了暗:“……那我不打扰舅舅了。”随后便失落的走出书房。


看着金凌走出去的背影以及书桌上还没批改完的公文,江澄闭上眼叹了口气摇摇头。


第二天夜晚


“大小姐,我们来喽!”一听就知道是蓝景仪那欠扁的声音。金凌心里诽谤了一下。


“呵~喊那么大声,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神经病吗?”金凌讽刺道。


蓝景仪不乐意了,立马怼了回去:“哼,一来你就发疯,我看你才是神经病!”


“蓝景仪!!有本事你再给本公子说一遍!!!”金凌果然怒了。


“说一遍就说一遍,又不怕你……”


“好了,景仪”一直在旁边的蓝思追终于说话了:“都不要吵了,不是要去夜猎吗?现在已经很晚了,快走吧。”


蓝思追表示,自己要是再不开口,这俩人又要打起来了。唉……心累……


“哼,本公子大度,才不会和一神经病计较!”金凌冷眼扫了蓝景仪一眼。看在蓝思追的份儿上,就算了吧。


“切~只有神经病才会说别人是神经病!”蓝景仪说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,接着又问道:“对了,你舅舅呢?你不是要你舅舅也来吗?江宗主在哪儿??”


金凌一愣,沉默片刻,缓缓道:“我舅舅不来……他说他很忙……”


“那就下次吧,”蓝思追看金凌神色有点不对劲,赶忙开口:“江宗主总不能因为这一点小事……”


“什么这一点小事?什么下次?下次他也不会来!”不等蓝思追说完,金凌便打断他。


“额……大小姐……”“金公子……”两人都被金凌整愣了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
金凌他哭了……


“什么小事?!他为什么就是不肯抽出点时间来陪陪我!除了我第一次夜猎,他什么时候陪过我?!他根本就不管我……”金凌哽咽着,眼睛里还在不停的流着眼泪,“我舅舅他根本……他根本就不管我……”


这下可把小双璧急坏了,不知道该怎么安慰。


索性金凌哭了一会儿,便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,就去夜猎了。心里想着: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,以前都没哭,现在矫情什么?


…………夜猎剧情跳过…………


是夜,金凌夜猎回来后,便一直在莲花坞后花园的一座凉亭中坐着,回想着从小到大的一点一滴。舅舅对自己很严厉,但也只是在校场的时候,此外,他就没怎么管过自己……

金凌幻想着,舅舅管他的时候,会不会也如校场上一样?无论多么严厉,也比现在不闻不问要好的多吧……


幻想着幻想着,金凌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
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,金凌听到了一阵脚步声,由远及近,最后一个人便停在金凌身边。金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见来人正是江澄,一下子便清醒过来,猛一站起,脚裸一阵剧痛袭来,疼得金凌倒吸一口凉气。这才想起,自己夜猎时不小心扭伤了脚,还没治呢。


“嘶……舅舅……”


江澄看了金凌一眼,二话不说,背起金凌就走。金凌一时之间竟有些受宠若惊,要知道,舅舅可是从没有背过他的。


一路上,两人谁都没有说话,金凌是一时没反应过来,脑子里混混沌沌,江澄则是眸色晦暗,嘴唇紧抿,不知在想什么。


直到进了房间,江澄为金凌敷好药准备离开的时候,金凌才反应过来,见江澄要走,立刻叫住他:“舅舅!”


“嗯?还有什么事?”江澄停住脚步,转过身来看着他,语气淡淡的,听不出喜怒。


对啊,还有什么事?自己只是看他要走了,脑子一热才叫住他的,可是还有什么事呢?金凌一时之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好低着头不说话。


“……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没问你怎么扭伤的吗?”江澄看金凌不出声,只好自己先打破尴尬。


“……啊?”金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心想:对啊,舅舅怎么没问?是不在乎我吗……

想到这里心情便不由得又低落下来……


“在你夜猎的时候,其实我一直跟着你,”江澄瞥了一眼金凌,自顾自说道:“我并不是不管你,其实我一直都在默默看着你。我只是想让你变得坚强,独立,不依赖任何人而已。”


金凌一愣,这下他是真的说不出话了,他就这么听着,眼眶渐渐发烫,最终滚下两行热泪。


江澄走到他面前,伸出手轻轻擦拭着他的眼泪,叹了口气,放缓了声音,道:“阿凌,舅舅不是不管你,不要瞎想了,以后我一定会多抽出点时间来陪你的,别哭了好不好?”


“嗯,”金凌强忍泪水,快速抹了一下眼睛,随即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。紧紧盯着江澄,他从没见过这么温柔的江澄,也没见过江澄这么认真的看着他。


江澄也对他温柔笑了一下。微弯的唇角如同天上那明亮的月牙儿。这温柔的笑容却转瞬即逝,随即江澄又如同往常一样,用着冷清的神色和冷淡的语气,却说着极温暖的话:“好了,天色已经不早了,快睡吧,记得盖好被子,夜里凉,我回房了。”


“嗯”金凌目送着江澄离开,回想着刚才江澄说的那番话,以及那一抹笑容,心结彻底打开,好像还开出了一朵花儿。


金凌心里从未这么舒坦过,这一觉睡的也是十分香甜。


天上的月亮,光线虽然暗淡,却为漆黑如墨的天空染上一抹光亮,江澄的笑容虽然转瞬即逝,却温暖了金凌的心,融化了金凌心中那道冰锁链。


爱,不是时时刻刻都陪着你,而是时时刻刻都在身后默默的看着你;爱,不是你一受伤就马上为你包扎伤口,而是在心里担心你,看着你自己包扎伤口。前者是溺爱,后者才是真正对你的爱。



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
cr:锦沐.

会员登录
获取验证码
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