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耽

天官赐福 九尾狐怜 狼王花

发表时间:2021-09-18 22:54

  很久很久以前,灵狐一族生活在森林的深处。据说,他们的王子是一只极为罕见的九尾白狐,喝了他的血可以长生不老,吃了他的肉可以飞升成仙。

    森林中不少野兽都垂涎于灵狐一族——若吃不到小王子,其他的也是可以功力大涨的!作为一只动物,若是飞升了便可化人形,再无需在这森林里茹毛饮血。

    可他们从未找到过。就好像,那真的只是一个传说。




   “殿下!殿下!您别躲了,奴婢找不到呀!”几只狐狸在草丛间穿梭。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她们淘气的太子殿下。

    太子殿下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,总是十分好奇。但仙乐林有规定,是不可以随意外出的。太子殿下不明白,就问他的师父为什么。

   他的师父严肃地对他说:“外面有狼,还有老虎,更可怕的是还可能有猎人。他们生性残忍嗜血,我们的祖先深受其害,不得已躲进密林,世代生活在这里。从前我们有一个小王子也和你一般好奇,他出去了,被杀害了。”

   小太子十分不解,问:“我们灵狐一族不是有灵力吗,为什么我们不能把他们打跑呢?”

   国师见他理解不了,只能摇摇头,一再叮嘱太子殿下千万不可出林。




   尽管国师一再强调,太子殿下仍是自己跑出了王宫。仙乐林是不敢出的,因为书上记载出林会破坏结界,林子里的灵狐都要遭殃,但在边境遛遛也是好的。

   他突然听到一阵嘈杂,旋即嗅到了一股完全陌生的气味——有他族入侵!

   太子殿下顺着气味奔去,却看到令人愤怒的一幕:他的几个狐子民,在围着一个小东西打!

   “住手!”太子殿下从树林后走出来。灵狐一族以毛色、尾数来定地位。这太子殿下通身雪白,他张开了那九条象征着无上地位的尾巴,沉声道:“谁给你们的胆子,敢这样欺负幼童!”

    九尾狐天然的威压让他们跪在地上,他们惶恐的解释着:“殿下,那是狼崽!”

    太子殿下俯身抱起小狼,爪子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背,以示安抚。

    他扫了那几个狐民们一眼,淡声道:“是狼便可以随意欺负吗?你们把族规放到了哪里?自己回去好好想想!”

    怀里小狼抖得厉害,太子殿下轻声安慰道“别怕,我在呢。我叫谢怜,你呢?”

    小狼的恐惧渐渐消退,小声道:“花城。”“花开满城?真是个浪漫的名字。”谢怜收起威压,将花城带回了皇宫。


    宫女们找他几乎找哭了,一见到他连忙奔上来给他请安。他温柔地应了,见花城直往他怀里钻,许是害怕了。他将他们遣散,带花城去请示了国师。

    本以为国师会满口答应,却是将他那四条红尾高高竖起,尖声道:“殿下使不得!快把他扔出仙乐林!他会害了一整个仙乐林的!”

    小狼呜咽一声扎进了谢怜怀里,谢怜忙用尾巴将他紧紧地裹住,不住地安慰。

   “他不会的,他很乖的,他是一只好狼。”

    国师几乎要被气晕了:“太子殿下!那不是一般的狼,你瞧他那只血瞳!”血瞳狼,灵狐古书里记载的,最凶狠嗜血的狼。

    尽管得不到师父的允许,谢怜仍是先将花城带回去疗伤。花城一直窝在他怀里,很小的一只,看起来可怜极了。

    “我不会的,哥哥。”花城突然道。谢怜先是一愣,揉了揉他的头:“我知道你不会啊。”花城被他揉得毛乱成了一团,也不恼,乖乖地团着,看得谢怜心软成了一片。

    是夜,花城动了动,悄悄地钻出了谢怜的怀抱。他眷恋地看着谢怜,却又一步步离去。

    “哥哥,对不起,等我强大了,再来寻你。”小小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夜幕里。



    三年后,猎人们不知如何得知了仙乐林的入口,大举进攻,四处残杀。谢怜本已冲出了重围,又不忍自己的子民落难,仗着自己灵光可以护体又冲了回去,想着能救多少救多少。

    灵光再护体也会竭尽,灵狐再灵敏也抵不过猎人数目众多。谢怜被追杀地浑身是血,若非有灵光,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了。他那一身引以为傲的雪白皮毛,在此刻几乎全然成了红色。

   耳边猎人还在喊着要杀九尾狐,谢怜跑了好久,几乎累晕了。一身的伤让他再难行动。可他不甘心,不甘心就这么死了。

    “嗷呜!”

   一匹黑狼猛地窜了出来,周围也密密麻麻地围了一圈狼。黑狼狠狠地瞪了那一大群猎人一眼,背了谢怜先行奔走。

 

    “哥哥,哥哥你先醒醒!”大黑狼焦急地唤着,不断舔舐着谢怜的伤口和皮毛上的血迹斑驳。

     谢怜虚弱地不行,勉强睁开眼,见到那熟悉的红瞳,心下甚喜,却没力气说话了。花城低声道:“哥哥,我先解决掉那群恶心的家伙!”

     花城一走,谢怜再也无法支撑,沉沉睡去。



    再次醒来花城还没回来,谢怜稍稍恢复了些元气,坐了起来。这是一个很隐蔽的小山洞,花城把他藏得很好。但是他为什么还没回来?

    谢怜一想到那些猎人的弓箭和尖刀就发憷。

    一个身影从外面跳了进来,扑到了谢怜面前。是花城。因为刚刚与猎人们厮杀,亦是周身浴血。但他有其他的狼相助,其实受的上也不算太重。只是那右眸......

    谢怜心疼地吻住了花城的右眼。那只眼睛,本应如红珊瑚珠般明亮,如今,却是废了。

   花城倒是不怎么在意,他对谢怜道:“哥哥,那些猎人都解决了。你愿意和我走吗?”

   仅余的那只乌眸在阳光的折射下闪闪发光。谢怜看着自己不再有生气的家乡,点了点头。花城背上他,带他离开了他长大的地方,离开了那已沦为人间炼狱之地。



    圆月之下,花城带着谢怜坐在峰顶。

    花城对月嗥鸣,层层山岭,群狼响应之声,声声不绝。

    狼王!

    他郑重地对谢怜道:“哥哥,我来晚了,你受了那么多伤。”

   谢怜想像小时候那样摸摸他的头,却发现他早已比自己高出了许多。花城察觉到他的意图,主动俯下了身,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摆到了谢怜面前。

    谢怜揉揉他的头,温柔如昔。

    花城问,愿不愿意成为狼王妃?

    玉盘之下,九尾白狐用尾巴抱住狼王,用了狐族最高贵的礼节:“我愿意”谢谢你回到了我的身边,谢谢你化解了我的苦难。

    他们在山峰之巅相拥,月亮见证他们的爱情。

cr:三木倚夏

会员登录
获取验证码
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