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耽

魔道祖师:莫要等我,寻我,我盼你另寻一良配,儿孙绕膝

发表时间:2021-10-04 23:20作者:原耽家庭

文:人参何处不惊喜

“:就在这里吧,”魏无羡虚虚地指着前方,“挺美的”。

蓝忘机收了仙剑,圈着魏无羡缓缓降下云端。
足下是一片草地,芳草如织,一碧千里,野花星星点点,宛如碧毯上绚丽的花纹。一条小溪曲曲折折蜿蜒而过,绿水环抱,溪流潺缓。

夕阳西下,绯色的云霞布满西空苍穹,随着高空的流风不停变幻着色彩逐渐黯黑下来。此刻正是倦鸟归林,四方鸟儿扑棱着羽翼纷纷落下来。

远山茂林如黑色剪影一般印入眼帘。

鸟声才歇,虫声又起,远远近近交织成片。
魏无羡依偎在蓝忘机怀里,轻轻将双手合十,拢住他一只手,慢慢摩挲着,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,”

他低语道“阿湛,我也想就这样一直陪着你,可惜终是不能了”

这具由莫玄羽献舍的躯体,既无灵核,又非原装,在魏无羡精心养护了一百八十余年后,终于病体难支,到了油尽灯枯,吹灯拔蜡的时候了。
他凝望着蓝忘机的侧脸,那张百看不厌的俊颜,年轻昳丽,光彩照人,身体也因为灵核运转其中,依然挺拔如松,仿佛被岁月那把杀猪刀遗漏了一般。

可是自己却早已鸡皮鹤发,老朽不堪了。
蓝忘机用半边身体和一只手臂支撑着魏无羡,另外一只手缓缓抵着他腰背输送着灵力,让他舒适一些。


魏无羡拨开蓝忘机的手道:“不用了,与君百年终有一别,一世遇见你已是幸运,能够两世和你相知相伴,上苍待我真是过于亲厚了”。
“:只是,我身为男子,非但不能为你蓝氏开枝散叶,还累你自请退出蓝氏族谱,”魏无羡自嘲的摇摇头“现如今你蓝氏四千家训。

居首第一条便是同性不可结为道侣,唉,我之过矣,误君良多。”
“兄长禁同性条款列为首位,自有他的难处,我从不怨他,若非如此,我蓝氏都跟我有样学样,蓝氏只怕就没有后代子孙了,他亦是为家族兴旺考量。可是魏婴,我选择你,此生心意从未改变,你此番去了,我亦……”

蓝忘机言及此处,我亦不愿独活,这后四个字堵在喉间也无法开口。

竟一时凝噎,相顾无言。
魏无羡伸手将他一绺垂落的额发,别在耳后,悠悠说到“阿湛,看你命数,尚有七八百年寿岁。余生漫长,莫要等我,寻我,我盼你另寻一良配,儿孙绕膝……。否则即便我转世投胎心里也永不得安宁”。
“蓝湛,你答应我,可好?”

魏无羡直直望向蓝忘机,蓝忘机回过头,眼光在魏无羡面颊上抚摸良久,语气掷地有声答到“好”。
“魏婴,你也要应我一件事,”蓝忘机咬着后槽牙恨恨的道“我要你留下三魂七魄陪着我,到我老死以后,我与你一同去那奈何桥畔转世。”
魏无羡唇角扯出一抹微笑,答到“你就不肯放了我吗,即便相濡以沫,也莫如相忘于江湖,何况身死魂消再难将息。”
“魏婴,你一定有法子的,对不对,连温宁都可以做成鬼将军,你若弃我,便是鬼门关,阎罗殿,刀山火海我也去得。”蓝忘机面色凄冷,一颗豆大眼泪终于在眼眶里含不住,滚将下来。
魏无羡没有回答,只是轻轻阖上眼睑。脸颊苍白而平静,唇边最后一丝血色也褪尽了。蓝忘机只觉得怀中之人越来越轻,越来越透明。他的手掌逐渐穿过魏无羡的身体,什么都握不住。那躯体化作片片飞絮,在夜空里浮浮沉沉,向远处缥缈散去。
“:魏无羡,魏婴,夷陵老鬼,阿婴~”,蓝忘机“轰”地站起来,朝着那飞絮消散的方向,在夜风中发足狂奔,声嘶力竭把魏无羡的名字喊了个遍,“你就这样走了吗,就留下我一个,你好狠的心……魏无羡,我恨你,我恨你,我恨你……”。
蓝忘机没有御剑飞行,也没有引决聚气,只是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奔跑到脱力跌倒。他的衣服被枝桠草茎挂得到处是条条缕缕,脸上也裂着几条划痕。他跪伏于地,掩面而泣,这时从他怀里突然跌出来一个小小的黑釉宽肚瓶。滴溜溜的在他手心旋转着,那瓶子通体沉黑,瓶颈上嵌入一圈金红色符文。
落魂瓶,魏无羡的落魂瓶,他的魂魄在瓶子里。我真傻,你一直都在的,蓝忘机紧紧攥住那瓶子,又哭又笑,一时痴了……。

会员登录
获取验证码
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