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耽

渣反:“师尊,该备孕了。”

发表时间:2021-09-29 23:03作者:原耽家庭

沈清秋自打跟随洛冰河到魔界定居,算来也半年有余。

他初来魔域时亦有几分新奇,时常硬拉着洛冰河跋山涉水,好不尽兴。

但魔域毕竟不同人界,本就风物偏少,几大标志性魔山,魔湖逛完以后,再四处走动就现出些许索然无味了,近段时日更是觉得呆在家中洞府,烦闷难捱,这魔府虽然占地宽广,仿的亦是他昔日住所的样子,然而即便是正午时分,也一样阴冷泛潮,光线晦暗,难辨晨昏,心里不自觉地怀念起清静峰来。
这一日又自饱食酣睡中醒来,沈清秋揉揉眉心,下意识摸摸枕边,那人照例不在,洛冰河一早便又处理公务去了。
魔界经过这一场浩劫,比照人界,更是山河破碎,魔物凋零,亟待重整河山。

洛冰河每日虽也回来与心上人作陪,但重建总是比破坏难上百倍千倍,魔界事物冗赘繁杂,颇费精力,洛冰河镇日里行色匆匆早出晚归。

这阵子更是沈清秋睡着他才归家,沈清秋醒时人早就出门了。

沈清秋在床上滚了几圈,懒懒翻身坐起汲上木屐,将床头小几上搁的闲书抽出一本胡乱翻着。
魔界之事他不是不想担待一些,可一来他这个穿越之身虽然武功高强,但面对一堆魔域政务,着实理事能力有限,二来洛冰河能力卓然,指挥号令皆章法严谨,井井有条,他没在跟前添倒忙已属不易。

如此鸡肋地跟着洛冰河忙活了几日,自己也觉得兴趣缺缺。索性缩在家里,又过上混吃等死的日子。
手头好巧不巧的翻到一本修真界十大美女逸闻,沈清秋瞥见柳溟烟的名字也在列,只是内容实在八卦了一些,明显就是胡编乱造,不由得撇撇嘴角,合上书页。

脑子里却浮现出柳溟烟的模样来,眼如春水泛波,身段如弱柳扶风,果然应着个好名字,只是每次都只瞧见眉眼以上,未得窥见全貌,当真好生可惜。
正在咋舌叹惋之时,门口愰过一人身影。

“哈,尚清华,”沈清秋身形一振,堵住来人,“尚兄今日怎得空,来找我叙旧?”
“:魔君没在府上么?我在议事厅没瞧见君上人影,寻了一圈,还以为他回转归家了,结果还是没人”

尚清华答着话,眼神又向里面望了一下,似乎有些失望。”
“:你们都是忙人,就我闲人一个,”

沈清秋有些着恼,忿忿道“尚清华,你就不能假装是专门来看我的么?”
“:瞧沈兄说得这是什么话,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虽然后勤是带着一个后字,可但凡什么事,这后勤工作却总是做在前面的,待我这阵子忙完了,一定找沈兄斗鸡走马,掷骰投壶好好乐乐。”尚清华敷衍搭话,一边又想溜。
沈清秋攥住他袖子,闲闲说道“你说你这个小说吧,编排得不合理啊。我家小洛的后宫六院我都瞧见过了,唯独那个柳溟烟却写得遮遮掩掩,连磕个瓜子,脸都捂得严严实实,我倒是好奇得很。”
尚清华苦道“:你都有家室的人了,还惦记别家小姐姐作甚,美和丑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?”
沈清秋道:“如何没关系,我明明妥妥的直男一枚,就因为你这个破小说,生生掰弯了,难道还不许我偶尔也发发花痴,想想美女,太不公平了,独守空房,寂寞……沙洲冷……”作势长袖一挥,带出一句戏曲凄婉的唱腔来。
“得得,别乱贴歌词了,瘆人得很,沈清秋我服了你了,你放我回去好好打下腹稿,下次一定把柳溟烟纤毫毕露的给你写完整了”尚清华一副魔音贯耳的嫌弃模样,仿佛耳朵里灌进去的全是冰渣子。
“三日,三日为约哈。”
“行,行行”
三日后,尚清华果然依约带来一本画册,"《柳溟烟写真集》,哇,这纸张快赶得上现代的铜版纸了,啧啧,“沈清秋边翻边赞道,只是尚清华溜得飞快,都没来得及问他哪里搞到的。这书封皮皱巴巴的,比内页材质倒还差些,沈清秋皱了皱眉,一页一页翻阅起来。
画中美人也不知道出自哪个大家之手,果然绘得惟妙惟肖,姿态各异,只是相貌上莫名有一丝熟悉感,不过这疑窦在脑子里只存在了片刻,沈清秋就自动屏蔽了,又翻看起这或天真,或娇俏,或纯情脱俗,或禁欲高冷的画页,上一幅才赏到田园风情小清新,下一帧又是烈焰红唇,身段婀娜,性感撩人。
“在看什么呢?”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身后柔软响起,沈清秋耳畔仿佛闷雷划过,正待将书闪到背后藏起。

眼前一花,却被两根手指捻起书页抄在手里。

沈清秋扭头,眼眸正对上洛冰河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,不由得一阵心虚气短,这人不知道在身后立了多久,自己竟然没有发觉,惨了,惨了。
“师尊,我今日回来得好像不是时候啊,”

洛冰河面上依然笑容不减,又捉狭问道“看来我这阵子忙得脚不点地,倒是冷落了佳人呢?”
沈清秋脸上红红白白,舌尖滚过一堆词句,又不知道该答哪一句,一时都呛在咽喉里。

洛冰河淡淡说道“师尊,徒儿我在外面查到一批书册,已划定为魔界禁书,责令销毁,不过觉得有趣,就带了一本回来,师尊你要不要过目一下呢?”

一面说着,一面将一本书捏在手心,在沈清秋眼前晃了晃。
沈清秋张目一看,厚厚实实的封皮上龙飞凤舞地写着《沈仙师性转图》,性转图?

就是按照一种性别的样子,转换成异性模样的图片。这个在现实中都是用电脑软件合成的模样,怎么这里也有。
沈清秋咬咬后槽牙,劈手夺过书册,打开观望,怎么和自己看的那本一模一样,原来自己刚才面红耳赤心猿意马地欣赏的画册,居然画的是自己,太丢人了。难怪瞧着有些眼熟,自己一时大意,竟没瞧出来。

尚清华这个老小子既不想得罪自己,更不想惹怒了洛冰河,居然想出这么个偷梁换柱改变封皮的主意。
洛冰河脸上浮起一丝戏谑,扳正沈清秋身子,道“我家师尊在家不守夫道呵”沈清秋一脸窘态,正欲分辨,又听洛冰河端肃了神色,娓娓说道“师尊,我也正有一件事要与你商量,当初我收缴到这本画册时,也是气得七窍生烟,可是这画册不得不说,绘画功力还是不错的,当然师尊本人若是个女子,自然比这个美上百倍,翻看过后倒也有所启发,生出一念,你我虽说两情相悦,然夫妻亦有七年之痒,我怕你也许什么时候,这情浓终是转向寡淡……就对我腻味了,”
他转动着手中画册,似乎佐证了这一担心,又道“所以你我若有一个孩儿牵系其中,我出门在外时,有稚子绕膝,你亦不觉孤单,所以昨日里,我向注生娘娘求得一滴转性水,男子服用可暂时转换成女子,效用十月,正好可以……,不知师尊意下如何”
“不妥,不妥”沈清秋一手拍向身旁小几上,震得茶水翻覆在地,他又恼又怒“这怎么可以?”
“可是师尊,”他定定地望向沈清秋,“方才我也恼你一时心生绮念,所以,本该与你细细商议的事情,就私心一回,擅自做主了,这一滴灵药我刚刚已经倒进你茶杯里面了,你也已经……喝下去了,师尊啊,春宵一刻值千金。”
他抬手将沈清秋打横抱起,甜甜笑道“师尊,该备孕了。”

会员登录
获取验证码
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回到顶部